番茄社区免费观看

  您的位置  首頁 >> 師生家園 >> 教師文集 >> 正文
梨園情思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王业虎 | 日期:2019年9月11日 | 浏览615 次] 字体:[ ]

 老家的後面,有一片古老的梨園。幾百株百歲梨樹卻以蒼勁有力的虬枝,蓬勃如蓋的冠頂向人們展示著那些泛著綠光的文物無法比擬的生機。

  梨園是兒時的樂園。搭葉扣枝如碩大的碧毯搖曳在碧水藍天之間。吸引著大自然的生靈們徘徊留戀。蟲類、鳥類、畜類在林中穿梭嬉戲。春天,有一種全身閃著墨綠光澤的小金龜子躲在樹縫裏産卵,我們用小小的草芽輕戳它撩它,不一會兒,它被激怒了,扇動著鞘翅,緊緊地抓著嫩草不放。一天後,它們就如被馴服的烈馬,乖乖聽從指揮了。夥伴們將自己的戰利品從瓶中放出來,讓它們在光滑的桌面上爬行。我們像賽馬場上的觀衆,大喊加油助威,焦急地等待這些連蝸牛速度都不如的甲蟲們一決勝負,以能得到對方下的糖果賭注。這是何等刺激啊!小小的胸膛被興奮的熱血填的滿滿的!

野鴿子遍地都是,它美麗,溫順,帶著滿眸的清純,像紳士一樣頻頻點頭示意。家鄉人都相信這樣的傳說,野鴿子原是一位孝媳慈母,爲了拯救被流寇抓去的婆婆和孩子,化作野鴿在林中日夜搜尋。我相信這是真的。有一次,鄰家的小男孩惡作劇,將待飛的小野鴿的腿用細細的棉繩緊緊的系在了樹幹上。那幾天,總能看到這樣的情景;小野鴿子不斷拍打著翅膀試著飛翔,父母輪流在同一處叼著線。幾天後,小野鴿子掙脫了繩子的束縛,和父母一起飛入了叢林。原來野鴿父母用自己的唾液浸濕了線,讓棉線漸漸失去了韌性而斷裂!

多麽聰明偉大的慈鳥啊!

樹下肆意地生長著被稱作哨子的植物,它如永遠快樂的頑童,風沙雨露阻止不住它們蔓延的腳步,一枝長成千萬頭緒,一層變成多層地相互的疊加。碧翠的碎葉在風中搖擺著,引來了以它爲食的野兔們。每次去園中玩耍,腳踏如茵綠哨,稍用力,制造響動,便會有兔兒從附近,甚至從腳邊竄出逃離。微黃的身軀,白色的腿毛,轉瞬即無的身姿似劃過天邊的流星。

梨園是打開我們視野的一扇窗,透過它,大自然的神奇妩媚無時不撩動著顆顆砰然跳動的心!萬物猶如萬花筒不斷湧入生活,讓我們真切地體驗著生命的深味。

樂在梨園,享受亦在梨園!

鵝梨泛青的表面有著抹抹深紅的裝點。成熟時,如爆裂的米花,但它的裂口常常在夜間或雨後發生,在人們知曉時,已從樹上落下,砸在了地面,濺碎一地。所以,我們吃到的帶有蜂蜜味的鵝梨,往往是它的殘軀。它如嬌小易碎的彩泡,一旦破碎,醉人的美味也堅持不了多久,那嫩如豆腐的果肉隨之變黃變味。它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。取而代之的是名揚大江南北的酥梨。

酥梨在安徽叫砀山梨。成熟時,圓圓的身軀,焦黃的皮質,整個兒就是天然的甜汁,一口咬下去,得趕緊吮吸,否則汁液立刻如漏水的水籠頭,不斷下滴。每逢秋高氣爽之際,古老的酥梨樹將渾圓的果實擺在陽光底下,讓它們盡情吸收大自然陽光雨露的精氣。樹葉啦啦的唱著歡樂的歌,招引著南來北往的客商。現存的老梨樹大都是酥梨了,近二百株的,粗實地幾個人才能合抱過來。那高高翹起的枝頭,遠遠越過了護佑在它們周圍的刺槐。

外出求學,工作,結婚生子,可無論身在何處,對梨園那份深深的情思始終如陳年酒釀般純香。

今年清明,回鄉祭祖,一條幾米寬的水泥路蜿蜒著伸向梨園深處。梨花開得正豔,清淡的香氣順著柔風流向四周。黑黝黝的樹幹仍肆意的張裂著斑駁的深口,水泥路在樹間穿行著,如交錯的平鋪水巷。右角,是七棵粗壯相擁的“七君子”。它們根深錯節,相互照應,蓬勃的樹勢早已難分你我。百年來,它們就這樣傲然挺立于鄉間,又何能以“君子”一詞能概括的了?細想,古梨曆經百年的風霜雪雨仍如巨人屹立,可謂堅強之至;每年,必産滋潤可口的果實,甘美著人們的生活,可謂奉獻之至;在它們身上,鳥兒落,蟲兒息,可謂包容之至······

清水碧野,風過雲往,梨園載著幽幽情思,伴著一代又一代厚樸的人們。在靜好的時光裏,盡是浸潤每個細胞的溫暖。


責任編輯:hadfsy

相關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關文章

相關專題

  • ·專題1信息無
  • ·專題2信息無
更多..·相關評論
    ·暫無相關評論
用戶名: 遊客: 電子郵件: 遊客: 驗證碼:
評論內容:(100字以內)